下載申搏sunbet並安裝

            兩會現場丨光伏行業代表為光伏建言:給企業減稅,定產業目標-下載申搏sunbet並安裝
            所在位置: 首頁 - 新聞中心-行業資訊
            兩會現場丨光伏行業代表為光伏建言:給企業減稅,定產業目標
            來源:sunbet申博手機版下載 發表時間:2019-03-08      作者:下載申搏sunbet並安裝

            報道,3月3日上午,十一屆全國政協常委、全國人大代表、通威集團董事局劉漢元主席在北京召開了兩會媒體見麵會。見麵會上,劉漢元代表就製定更具前瞻性的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、減輕光伏產業稅費負擔、釋放市場流動性、降低水產行業稅費負擔等議案內容進行現場發布和答記者問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去年兩會期間,劉漢元代表針對當前我國空氣環境生態“脫貧”、降低企業“五險一金”繳費比例、提高光伏扶貧質量等話題,向大會提交了3份提案及發言。其中,《發揮我國政治體製優勢 打一場空氣環境生態脫貧攻堅戰》的建議,在兩會期間乃至之後很長一段時間,引發了強烈共鳴,包括新華社在內的國內外主流權威媒體紛紛進行深度報道,社會各界進行了廣泛討論。


            今年,劉漢元代表繼續認真履行職責、恪盡代表職守,積極建言資政,參與國是,反映社情民意,今年他主要針對製定更具前瞻性的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、減輕光伏產業稅費負擔、釋放市場流動性、降低水產行業稅費負擔等方麵問題進行了認真思考和仔細調研,提出了自己的建議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明確可再生能源發展方向 製定更具前瞻性的發展目標 


            在《關於明確可再生能源發展方向 製定更具前瞻性發展目標的建議》中,劉漢元代表談到,去年12月3日,在聯合國新一輪氣候大會上,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指出,當前各國的自主減排承諾已不足以實現《巴黎協定》設定的2030年氣候目標,需將現有水平提升3倍,才能實現將全球升溫控製在2度以內的目標,若想實現1.5度目標,各國的自主減排承諾則需提升5倍。


            在隨後召開的G20峰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也再次指出,各方應不折不扣履行在《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》和《巴黎協定》中的承諾,強化2020年前行動力度,推動全球綠色低碳轉型。加快推進新一輪能源革命,控製全球氣候變暖、破解霧霾之困已迫在眉睫。然而,當前國家相關部門對可再生能源產業發展的重要性認識還不夠到位,未能從能源革命和國家戰略的高度,進行有效統籌規劃、科學引導產業發展,產業政策及發展目標難以滿足我國能源結構優化升級的需要。


            2016年12月,國家有關部門針對可再生能源發展先後密集出台三份重要規劃文件,分別是《可再生能源發展“十三五”規劃》、《能源發展“十三五”規劃》和《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戰略2016-2030》。三份國家層麵出台的權威規劃文件,都為我國2020年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設定了15%的奮鬥目標。


            然而,本應作為積極引領、指導產業發展的綱領性文件,卻與產業和市場層麵的實際發展產生了明顯偏差。截止到2017年底,非化石能源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比重已達到14.2%,已經非常接近2020年15%的目標,這距離三份規劃文件出台僅一年時間。我國可再生能源產業的發展也麵臨著同樣的問題。2007年,國家在規劃光伏產業發展目標時,提出2020年裝機總量達到180萬千瓦,此後曆經4次調整,最終確定到2020年底太陽能發電不低於1.1億千瓦。


            但截止2018年底,我國光伏裝機總量就已達1.7億千瓦。不難看出,我國可再生能源產業的發展遠遠走在了規劃前麵。因此,及時調整並製定更具前瞻性的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,無論從積極引導產業健康發展的角度,還是加快推動我國能源革命,實現綠色可持續發展都具有十分緊迫且重要的意義。


            事實上,目前以光伏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,已經完全具備了快速發展、實現能源根本轉型的總體條件。近十多年來,在全體從業者的前仆後繼、艱苦努力下,我國光伏產業實現了從一路追趕、齊頭並進,到全麵超越歐美日韓等光伏強國的華麗轉身,推動我國光伏產業一騎絕塵,占據了全球70%以上的市場份額。麥肯錫的研究報告顯示,中國光伏產業一騎絕塵,遙遙領先於美歐日韓,牢牢執住了行業發展的牛耳,成為了比肩高鐵的“國家名片”之一。


            無論是解決國內霧霾問題、環境和資源不可持續問題,推動我國高質量發展,還是“一帶一路”走出去幫助欠發達國家跨過先汙染後治理的老路,光伏產業都足以支撐我國製定更加積極的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。


            針對以上問題,劉漢元代表建議:


            1、堅決貫徹落實習總書記關於推動我國能源革命的重要指示,製定更積極的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,非化石能源占比2020年達到20%、2030年30%、2050年超過50%;


            2、製定具體可操作的配套實施方案,增強規劃執行的剛性;


            3、減免可再生能源稅費,加快我國能源轉型步伐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減輕光伏發電企業稅費負擔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《關於減輕光伏發電企業稅費負擔的建議》中,劉漢元代表談到,隨著化石能源的長期開采和使用,一方麵資源的不可持續問題已日益凸顯,另一方麵全球氣候變暖、環境壓力不斷加大,空氣質量問題持續困擾著我國許多地區,加速推進新一輪能源革命已迫在眉睫。與此同時,以光伏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,已經具備了快速發展、實現能源根本轉型的總體條件。


            然而,去年5月31日,因補貼缺口擴大等原因,有關部門突然下發通知,將下半年光伏發電規模壓縮到原來的三分之一以下,6月1日立即執行,給整個產業帶來係統性風險,新能源上市公司連續跌停,市值損失3000多億;許多企業被迫停產,關停產資產規模超過2000億,行業遭受重創。正是這樣一個應予鼓勵和扶持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,一段時期以來,卻背負了沉重的稅費負擔,成為了阻礙行業不需要補貼、實現真正市場條件下平價上網並持續健康發展的最主要原因之一。


            他談到,長期以來,我國光伏產業鏈上、中、下遊各環節都被全額征收各項稅費,主要包括25%的企業所得稅、16%的增值稅及其附加,還有海域使用費、土地使用稅、印花稅、房產稅等多種稅費,如再考慮社保因素,稅費將更加驚人。僅從光伏發電端來看,每度電負擔的稅費就已經達到1毛3分到1毛7分。


            同樣作為前期投資大、投資回報期長的水力發電項目,國家已製定並下發了多項增值稅減免政策。如財稅〔2009〕9號文件第二條第(三)項明確規定,縣級及縣級以下裝機容量為5萬千瓦以內(含5萬千瓦)的小型水力發電單位,可選擇按照簡易辦法依照6%征收率計算繳納增值稅,此後又出台文件將“依照6%征收率”調整為“依照3%征收率”,進一步減半征收小型水利發電項目的增值稅,切實減輕了水力發電企業的稅負。


            此外,因光伏產業鏈各環節都需要大量固定資產投入,資金占用量大、占用時間久、投資回報期長,因此不僅取得融資授信較為困難,額度空間也小。同時,光伏發電為重資產投入,大多數項目留存了大額期末留抵稅額,據不完全統計,從項目投建環節看,留抵稅額占光伏電站投資成本的比例超過10%,無疑增加了資金占用,加重了光伏發電企業的資金壓力。


            2018年以來,在黨中央、國務院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和減稅降費的總體部署下,一係列普惠性減稅降費政策相繼出台並有效實施,切實減輕了企業稅費負擔,對中國經濟長期保持活力和全球競爭力具有重要意義。但目前,光伏產業等應予以鼓勵和重點扶持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,也僅享受到普惠性政策,未能明顯緩解綜合稅費負擔較重問題,亟待有產業傾斜導向的減稅降費政策出台,推動光伏產業持續健康發展,助力平價上網時代早日帶來,從而加快我國能源革命進程。同時,以目前我國財力來看,完全有條件支撐對光伏發電稅費的減免,其對財政收入的影響微乎其微。


            針對以上問題,劉漢元代表建議:


            1、參照小型水力發電項目的增值稅繳納政策,將光伏發電項目納入按照3%征收率簡易征收範圍;


            2、實現企業利息成本進項稅可抵扣,並將光伏發電企業納入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退還範圍;


            3、對光伏發電無補貼項目實行所得稅免稅政策。
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遵循成功發展經驗 支持經濟持續向好高質量發展


            在《關於遵循成功發展經驗 支持經濟持續向好高質量發展的建議》中,劉漢元代表談到,去年11月1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京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。會議的及時召開,起到了正本清源、厘清是非的重要作用,極大鼓舞和凝聚了人心。會後,各部委、各地政府迅速貫徹落實總書記講話精神,支持民營經濟的政策相繼出台,有力提振了民營經濟發展的信心。與之同時,當前經濟下行壓力依然很大,分析其根本原因,M2增速持續減緩,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增速持續降低,市場流動性持續不足是其根源所在。


            他談到,自2016年10月以來,貨幣供應持續收緊,M2增速一直呈下降趨勢。去年11月末,M2餘額為181.32萬億元,同比僅增長8%,觸及曆史最低水平。今年1月末,M2餘額為186.59萬億元,同比增長8.4%,增速有所回升,但回顧改革開放以來曆史,我國M2年增速大都保持在15%以上,其中1990-1996年保持在25%-42%之間,同期GDP增速為10%-15%;2001-2010年,M2增速為15%-20%,GDP增速維持在8%-14%。


            雖然經濟的高速增長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下的結果,但從我國及歐美的曆史數據看,M2增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經濟的活躍度,與GDP增長呈正相關。我國過去四十年的發展曆程,也充分驗證了M2的適度高速增長是經濟快速健康發展的條件。自2017年四季度開始,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增速開始持續下滑,已從2017年1月的14.8%降至今年1月的10.4%,去年12月該增速更是下探至9.8%,刷新了有數據統計以來最低值。從社會融資規模維度分析,同樣表現出當前流動性持續不足。
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去年我國CPI同比上漲2.1%,離政府工作報告中3%的年度預期有較大距離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GDP增速大都保持在8%-14%,CPI增速在3%-6%之間,個別年度超過10%,經濟運行總體良好。從全球看,過去30多年乃至更長時間,主要經濟體在快速發展階段,CPI都不會太低,當CPI接近或小於2%時,經濟通縮的特征就明顯表現。近年來,美國、歐盟、日本的CPI實際或預期增速均接近甚至高於GDP增速,都希望通過積極的CPI刺激經濟增長。


            因此,一段時間以來全社會對流動性過剩的判斷,無異於將中國經濟的“冷病”誤診為“熱病”。幾年來,針對流動性過剩出台的係列措施,又進一步加重了“病情”。這無異於麵對經濟下行,我們掐住油管喊加油,捏住心髒叫使勁。判斷為“過剩”的主要原因有兩方麵,一方麵是受到西方主流經濟學的影響,認為中國M2增長太快,美歐等主要經濟體M2都小於其GDP,而中國的M2已經高達GDP的兩倍還多,隱藏著巨大風險。


            事實上,中國經濟四十年“摸著石頭過河”一路走來,始終伴隨著貨幣快速擴張的過程,不僅支撐了經濟高速增長,而且CPI一直控製在溫和上漲的範圍。另一方麵,近年來房價快速上漲影響了對流動性的判斷。但事實上,近二三十年來,國內主要商品、食品價格均未大幅上漲,房價快速上漲是我國特殊國情、特殊政策下產生的特殊例子,不能簡單認為通貨膨脹加劇,更不能作為判斷流動性過剩的依據。


            針對以上問題,劉漢元代表建議:


            1、從當前看,持續釋放流動性,不斷滿足市場需求,同時充分認識到適度積極的CPI預期,是經濟發展的潤滑劑和助推劑,在宏觀調控時應積極引導和管理這一指標;


            2、從長遠看,改革稅製、減稅輕負,讓企業輕裝上陣。


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降低水產行業稅費負擔 實現稅收公平


            在《關於降低水產行業稅費負擔 實現稅收公平的建議》中,劉漢元代表談到,在黨中央、國務院關於優化營商環境和減稅降費的係列部署下,我們欣喜地看到一係列政策措施出台並有效實施,相關部門持續加大工作力度,不折不扣、高效落實各項減稅降費措施,優化了營商環境,激發了市場活力,企業和群眾有了更多的獲得感。但當前中國企業、尤其是民營企業稅費占營收比重仍然偏高,負擔仍然較重。作為我國農林牧漁業中的重要產業,水產行業相較於畜禽行業承擔了更重的稅費負擔,對兩個行業實行差異化的稅收政策,是導致水產行業難以像畜禽行業一樣規模化、集約化發展的重要原因。


            他談到,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水產品消費國,及全球最大的水產品生產和出口國,水產品產量占全球總產量的比重超過40%。與此同時,隨著我國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升,消費結構也在不斷優化和改善,作為優質蛋白質來源的水產品,在我國居民膳食結構中的比重將進一步增加,年均消費量正以3%的增速增長。綜合來看,經過改革開放四十年發展,我國水產業不論在國內還是全球都已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但目前,我國水產業依然麵臨著發展速度緩慢、政策製約等困境,其中最大的政策製約因素是與畜禽行業實行差異化的稅收政策,極大限製了行業的持續健康發展。


            目前,在養殖環節,國家對畜禽養殖企業免征企業所得稅,水產養殖企業則仍要繳納12.5%的企業所得稅,該政策一方麵導致兩類企業利潤差異巨大;另一方麵導致大量水產養殖者不願進行公司化運作,更傾向於選擇以個體戶或合作社形式進行經營,避免多繳納12.5%的企業所得稅,製約了產業的規模化發展。


            同時,水產行業在流通環節還麵臨繳納印花稅的問題。《印花稅暫行條例施行細則》第十三條第一款規定,對國家指定的收購部門與村民委員會、農民個人書立的農副產品收購合同免納印花稅。國稅發〔1991〕155號文件進一步規定,可由省級稅務局根據當地實際情況具體劃定本地區“收購部門”和“農副產品”的範圍。基於當時的曆史背景,收購部門一般指肉聯廠等國營單位,並未包含個體及民營企業等非公經濟主體。農產品交易環節的印花稅按照購銷合同金額的0.03%征收,一進一出,兩個環節的印花稅合計0.06%,而大宗農產品交易的毛利率一般隻有1%至2%,進一步加重了企業稅收負擔。


            此外,農產品收購發票不能跨省使用,嚴重阻礙了大宗水產品的流通。目前,向合作社、企業收購農產品,可以取得對方自行開具的普通發票,而向個人養殖戶收購時,對方所在的稅務局往往對代開普通發票有各種限製,且全國各地的要求也不一致。目前,國家政策允許企業到收購地稅務機關憑《跨區域涉稅事項報告表》領購農產品收購發票,但各地稅務機關往往從監管角度考慮,不允許外省跨區域經營的企業領購農產品收購發票。而我國水產品養殖主要集中在華南、華東和華中等水資源豐富地區,與畜禽養殖可就地消費、易於加工的特點不同,水產品存在大量的全國範圍內流通,按照目前稅法規定,隻能在本省使用農產品收購發票,導致公司化運作存在取票難和取票成本高的問題。


            針對以上問題,劉漢元代表建議:


            1、建議免征水產養殖企業的企業所得稅;


            2、建議免征水產品流通環節的增值稅和印花稅,允許農產品收購跨省使用農產品收購發票。

            來源:華夏能源網


            返回